梅爾月寒

【雷歐杏】流浪人1/3(戲劇課程普通事件)

*如題,玩(?)歌劇的課程的時候出現的靈感
*小杏是製作人的代稱,個性和原來的小杏有出入
*OOC注意~
*沒有問題就開始吧

------------------

小杏手上拿著雷歐的戲劇服裝,左右看看,確認有沒有什麼地方沒有縫好。

嗯,看樣子沒有,已經完成了。

小杏滿意的勾起嘴角,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帶著些許自豪。
之前說好她負責服裝,雷歐學長負責臺詞

陸續做出了大家的服裝,大家在稱讚她的時候,完全沒有人注意到雷歐的服裝愣是比別人晚了兩三天做完

就算是製作人也沒辦法控制自己腦中的想法
每次看著那件衣服,就會開始想像學長穿上的樣子
想著想著就臉紅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給喜歡的學長做衣服什麼的!太考驗忍耐力了吧!

沒錯,杏,夢之咲學院的轉校生製作人,稀飯月永雷歐(暗戀)

就這樣到了演出當天,杏看著正在向紅郎打聽蓮實妖精的雷歐,不禁回想起了副會長。

……。
腦海中浮現出了長著妖精翅膀,四處飛來飛去的蓮巳副會長,杏表面上看起來還是那個成熟幹練的製作人,其實內心小人已經默默笑到飛起。

副會長!小妖精!這感覺根本就是兩個反義詞阿哈哈哈哈哈!!

小杏感覺自己快笑到缺氧了。
救命!誰快給我一個氧氣罩!我需要吸氧!

就在這時,打聽無門的月永雷歐瞥見了小杏,馬上朝她飛奔過來。

小杏:???!!!
神阿,難道她的暗戀終於要修成正果了嗎?
月永雷歐:「媽媽~」

小杏:!!!!!
一道雷劈在她的頭上。

她的內心活動是這樣的:我稀飯你,你不知道把我當朋友就算了,你竟然把我當你媽??!?!
難道妳媽跟我是雙胞胎姐妹,我跟她長得很像你才認錯人?
不對阿這年齡壓根就錯了好不好口胡!

月永雷歐:「不對,小杏!妳是小杏吧?!」
杏努力保持著形象,(眼神死的)看向他:這件事,你沒解釋清楚的話我就跟你沒完!!!

好在雷歐沒有發現隱藏在製作人形象下的一顆快要支離破碎的少女心
他爽朗的笑著說:「太好了。我還想著要是弄錯了要怎麼辦!」

「欸?為什麼是媽媽?嗯?嗯嗯~告訴我吧,小杏!」
小杏覺得自己快要精神衰弱了。
她掛著有些勉強的微笑,說道:「你問我我也很困擾…」

「說什麼“妳問我我也很困擾”,說點更有趣的東西嘛!」
說什麼,為什麼會叫我媽媽的這件事嗎?

「這種時候就要發揮想像力,給出小杏獨特的回答才對吧~?」
對不起我回答不出來阿…
小杏快崩潰了

「我對妳很期待的,妳可不要辜負這份期待喔?」
別期待我會說出些什麼阿...

杏感覺自己快哭了完全不想跟月永雷歐說話

公告

歌劇結束了,我非常順利的在最後一個小時內從350內掉到671
已經花了三千鑽,沒拿到我也沒辦法,想哭

所以薰哥那篇我應該不會寫了吧?
如果還有人想看的話我就寫
大概是關於遊樂園卡池的文吧

就這樣,我回棉被裡哭哭了,順便緬懷我逝去的一千塊QAQ

發誓

最近台服活動是歌劇,作為一個雷歐廚,我感覺必須肝到排五

然後我花了十個小黃書抽到了薰哥

當下激動得要死,然後立了一個flag:要是成功肝到雷歐就給薰哥寫一篇文

可能是薰x你

因為小杏故事很多的樣子,沒把握可以寫好阿
當然現在說這麼多也沒用,等活動結束就知道了

對雷歐是真愛,不會為了不知道要寫什麼或是懶惰不想寫而故意放水的
想要肝到至少兩張雷歐,但能有一張就很知足!

p.s.好怕肝完這波就沒鑽抽花鳥雷歐

競爭激烈涉涉發抖

如果一年級的大家一起去泡湯

*OOC
*隔了超久的更新
*細節就別深入探討了吧
*從溫泉活動結束的那天拖到現在,我也真是...
*本文又名
〝我就知道和這幫同學一起出門絕對不可能放鬆〞
〝世上最難受的不是我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有溫泉在我眼前,我卻泡不到〞
〝一年級的同學們漫長的旅行〞
以下,開始

-----------------------------------
眾人拉開通往泡湯區的拉門,映入眼中的是一池溫泉還有一撮趴在池邊的粉色頭髮

「哼!你們這些庶民動作太慢了吧!」姬宮桃李說著,搖了搖頭,粉色的呆毛隨著主人的動作擺動

「姬宮同學,我們不是說過要集合完再一起來這裡嗎?」
「.......是、是這樣嗎?呃,不對,為什麼尊貴的我要等你們,跟你們一起行動阿!」
「因為…」

「哇哇!是溫泉!衝衝衝!」
「等?!別在溫泉區裡跑...!」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光踩到一灘積水,整個人翻了一圈,跌進溫泉池裡

「嘩啦!」水花四濺,地板上佈滿了小水窪

「光你沒事吧?!有沒有撞到頭?!」
「咳咳...沒事的說!」
「那就好...」
「那個,沒有受傷是挺好的啦,不過...這樣要怎麼過去?」
眾人望著地板,臉上寫滿尷尬
地板的材質是石頭,只要沾了水就會變得很滑

「我...我來試試看?」
「創君?!這太危險了吧!」
「只要小心的繞過去應該還是可以通過的...像這樣」只見創慢慢的繞過水窪,抵達溫泉
「喔喔!創君真厲害!」
「嘿嘿...沒有啦...」

紫之創,pass

「接下來就換我啦!」鐵虎握了握拳,在乾燥的地方助跑了幾步,然後...跳了過去
「咦?!什...?!」

彷彿下了一場傾盆大雨

真白放下捂著眼睛的手,看清情況後一陣慘叫:「嗚哇!這樣地板不是變得更濕了嗎?!」
眾人:「............」
司看著濕透了的地板,深吸了一口氣,用一句英文,簡潔的、中肯的、順暢的表達了他的感想:「gesus christ...」

在這個混亂的情況中,南雲鐵虎,pass

「接下來」
「就讓我們來吧!」其中唯一一對雙胞胎這樣開口

他們牽著手向溫泉的地方走去
因為練過雜耍的原因所以平衡感很好,再加上雙胞胎的心電感應技能,一方快跌倒時另一方就幫忙,所以也順利抵達了

葵兄弟,pass

友也打量了一下四周

桃李一開始就待在溫泉裡,pass
光剛才已經跌進溫泉裡了,pass
其他的人剛才也通過了,pass

接下來,只剩下司、忍、翠還有自己還沒過去

「好鬱悶,好想死」
「雖然很不想嘗試,但一直站在這裡的話會更尷尬的」
「接下來換我了」
翠嘆了幾口氣,站了出來,小心的跨了幾步
然後他就到了

「為什麼啊?!距離太短了吧?!」
「是、是因為翠大人的腳比較長的關係嗎?」

高峰翠自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明白腿長的好處
就這樣,高峰翠,pass

「接下來,請務必讓在下試試!」忍站了出來
真不愧是忍者同好會的成員,平常的訓練完全沒有白費,他迅速又輕巧的通過了這些水灘

「太快了,完全看不見影子阿!」友也捂著臉大叫

剩下朱櫻司和真白友也了

友也心裡被滿滿的彈幕刷屏:
要通過這些水窪也太難了吧話說為什麼你們過得去阿
整個一年級只有我和司同學是正常人嗎
要是滑倒了怎麼辦,這也太尷尬了吧
接下來我先試還是司同學來

「接下來...友也君,敝人可以先試試看嗎?」
「咦?!可、可以的!」
對不起,司君,我只好讓你試試看了,我還沒想到通過的方法

「那麼下一位,就是敝人了」
司挺直腰桿,優雅莊重的、直直的走了過去

「為什麼連打滑都沒有阿?!」
「敝人之前受過關於如何在濕滑的地面保持平衡的訓練」
「...........」
很好,真不愧是朱櫻財閥的繼承人,我服

友也看了看前方的地板,又看了看溫泉裡的大家
只剩下自己還沒過去
「友也君,你不一起泡嗎?」

我倒是想過去泡阿,但是......
我該怎麼過去?

友也嘴角抽搐,忍不住仰天長嘯:「難道整個一年級只有我是正常人嗎???!!!」

---------------------
因為溫泉活動想到的靈感,不知道標籤該打什麼,就只打了一個

如果稱呼方面有問題的話可以跟我說呦

道歉

如題
在夢100連動裡找到的靈腦洞裡面有台服還沒開放的角色,所以暫時還不知道他們說話的習慣,要暫時放一邊了
預計台服開放的時候就會寫
最近應該會放修學旅行的腦洞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看,但還是說一聲抱歉好了

【Leo司】escape(下)

*雖然在夢100的連動裡找到靈感,但本人的原則是先把能填的坑填完再挖新坑所以我來填坑了
*同上篇,虐文虐文虐文謝謝
*同上篇x2,邏輯君出遠門了,不接我電話

--------------------------------

司不停的奔跑,直到天亮才終於跑出森林
他在附近的村莊住了下來

這是一個沒落的村莊,消息不怎麼靈通,也沒什麼人會到這裡
司很滿意
因為消息不靈通,所以不用擔心他和leader被懸賞的消息會傳過來,他可以在這裡等著他的leader
等到之後就和他在這裡生活,村民們都很友善,這裡的風景也很美,leader一定可以在這裡找到很多靈感

司在心裡描繪他們的未來

司一直等著等著
窗外的櫻花開了,然後又謝了
春天來了,又走了

〝隔壁鄰居的孩子出生了,是個有著橙髮的男孩子,我每天都可以聽到那孩子的笑聲,那個笑聲充滿活力,要是leader你也在這裡就可以一起聽了〞
酒紅頭髮的少年在信紙上寫著,筆跡相當端正

〝鄰居把孩子取名為奈次,這名字總讓我忍不住想起瀨名前輩他們,還有leader你〞

〝櫻花又開了,記得以前leader說過看到櫻花就會想到我,leader是不是迷路了呢?看到櫻花了嗎 ?是不是很美 ? ..........要是櫻花可以帶著你找到我就好了〞

「司爺爺、司爺爺!」清脆的嗓音響起
「司爺爺,告訴我司爺爺以前發生的故事好不好嘛!」

〝今天隔壁的孩子問起我以前發生的事情,我告訴了他
他又問我:「那司爺爺等到自己最重要的人了嗎?」
我告訴他還沒,他問我:「萬一司爺爺等不到那個人呢?」
我說:「leader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我知道他會回來的,他答應過的事就一定會做到」〞
枯槁的手在信紙上寫下充滿思念的文字,原先美麗的酒紅色短髮已經摻雜了些許白髮

我才不會把你一個人丟下來呢!因為...
因為沒有司在耳邊碎碎唸的話,會很不習慣的!

又想起了他說的話,司緩緩趴在桌上

淚水模糊了紙上的文字,整張紙都變得皺巴巴的

然而司只是啜泣著,用他顫抖的手拿起信紙,對折了幾下後,放進一個有些泛黃的信封

那是一個不算太小的信封,看起來鼓鼓的

裡面一定裝了很多東西,有形的信紙,無形的思念,都裝在裡面

又過了一段時間,橙髮的青年坐在床邊,床上躺著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
「司爺爺.....」
老人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搖了搖頭,示意青年什麼都別說

青年只能坐在床邊,看著老人的眼睛慢慢閉上,聽著老人的呼吸聲變得越來越微弱,感覺老人的體溫慢慢變得冰冷

最後青年離開了屋子,也離開了村莊

窗外的櫻花綻放著,花瓣飄落在地上,一如既往







【Leo司】escape(上)

*回來啦,明天又要上學了不高興QAQ
*取名廢
*身為一個leo廚為什麼..._(:3」/_)_
*仍舊是一枚新手,所以歐歐西還有邏輯...呵呵
*司的英文被吃了
*Leo司關係確立雖然沒多少戲份
*虐文注意注意注意很重要說三次
以上,開始~
---------------------------------

騎士和國王牽著手奔跑在森林的小徑上
現在是半夜,他們只能靠著微弱的月光以及追逐著他們的反叛軍手中拿著的火把勉強看清前方的道路

為什麼會被反叛軍追逐呢?
很簡單,因為他所效忠的王被篡位了

篡位的理由?
說是什麼...治國不周之類的
朱櫻司想起賴名前輩聽見這消息的反應
「超~煩人,王管沒管不都一樣嗎」
前輩們很贊同,朱櫻司也同意
同意到恨不得衝去質問反叛軍的領導人--天祥院英智 的地步
他不明白為什麼對他很好的天祥家的哥哥要這麼做
明明王治理的國家很棒,大家都可以自在的發表自己的言論,是個很民主的國家的

...是了,天祥院家的哥哥和他聊過
具體說了些什麼他忘了,但是天祥院家的哥哥似乎很討厭民主式的國家,覺得治理國家要用強硬一點的方式才對,自己也沒放在心上,間接導致了這場事件
如果自己早點察覺的話......

司懊悔的閉了閉眼,看向自己的王
如果早點發現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泉前輩、嵐前輩還有凜月前輩都留在皇宮裡斷後了,只剩他一個人帶著王逃離皇宮

司咬牙,趁著一個空檔回頭望了一眼,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大群人,握著火把追著他們

然而最讓司心寒的是那些眼熟的武器和制服

上面的徽章屬於其他皇家騎士團
那些是其他皇家騎士團的人,是其他皇家騎士團的團長
是那些每天都笑咪咪的、和他打招呼的人

難怪午夜十二點,判軍開始行動的時候,皇宮內會突然冒出這麼多判軍
因為皇宮裡的人,早就被收買了啊

司向前奔跑的腳步不自覺的慢了下來,但身前的人拉著他手臂的力道讓他回過了神
「別回頭,朱櫻!」
司回頭看,是他們的王

扎成小辮子的橙髮隨著奔跑的動作在空中揮舞,亮麗的髮色即使在深夜也十分顯眼

王的名字是月永雷歐
一開始得知自己未來要效忠的王是每天都喊著〝inspiration!〞、在走廊、牆壁寫樂譜的人時,其實自己是相當抗拒的

他願意為王效命,但這個王必須是位賢明的王
從那之後,他負起每天把王帶回來的責任,雖然王就算不管事這個國家也依舊繁榮,但他還是每天督促王去做事
王也每天都把自己做的話當耳邊風
之後發生了一點事,他也終於正視起他們的王

王雖然平時很隨便,但有時候也有認真的一面

就像現在這樣

平時隨便的態度已經消失無蹤,妖異的綠色眼眸充滿認真,唇也緊緊抿著

他們不停奔跑,最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條叉路

「我們分開走」雷歐開口
「What?!不行!我跟前輩promise過要帶leader逃的!而且...!」司堅定的開口,沒說出口的是,其實他一點也不想跟leader分開
雷歐彷彿知道他要說什麼,笑著說道:「我不會有事的!」
「我才不會丟下司你呢!因為...
「因為沒有司在旁邊碎碎念的話,會很無聊阿!
「最喜歡你了!
「你就等著我吧!我會去找你的!」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叛軍也逐漸拉近了與他們的距離
「沒時間了,快走!這是命令!」
「我知道了,那麼我會一直等著leader你的」
司轉身,雖然眼底還有些擔心,但下一秒馬上被堅定取代
他向著幽暗的小徑奔跑,身影慢慢溶入黑暗

------------------------------
對不起打這麼長,因為我找不到地方結束...

一點小短篇

*萬聖節活動拿到的靈感
*歐歐西謝謝
*第一次寫同人文,不足之處多多包涵
(不要問我我在寫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

沒問題就繼續吧~

======================================

日向從轉校生那裡拿到了糖果

日向在走廊遇到了朱櫻司

日向把糖果給了朱櫻司

朱櫻司不疑有他,道了聲謝謝後拿著糖果轉身走了,完全沒注意到日向臉上那抹象徵惡作劇成功的笑容。

朱櫻司開了門,進了knights的活動室,一眼就看到雷歐又趴在地板上寫譜

「leader都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把譜畫在地上啊!」

朱櫻司費了不少力氣才成功制止雷歐
朱櫻司遞了一疊空白的樂譜給雷歐,然後坐在一旁的椅子
他看著地上的五線譜,覺得壓力山大

又要刷地了......
司這麼想著,決定吃點甜食來緩解他的pressure

剛好口袋裡只剩下剛才日向給的那顆糖,司把糖果放在手上,在吃與不吃兩個選項糾結很久
日向喜歡惡作劇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但是怎麼說他們都是一年級的,應該沒事吧
司這麼想著,拆開包裝紙,把糖果吃了下去

然後他捂著嘴巴,抖得跟篩子一樣

好、好spicy!
辣到tear都快掉下來了!

雷歐聽到背後的動靜,一轉身就看到那個新來的眼眶泛淚,不停顫抖
「...新來的,你在幹嘛?」
「The candy is too spicy that i can't stop trembling!」
「...Could you speak Japanese?」
「日向送的糖果太辣了!」
「...糖果不是甜的嗎?話說,既然這麼辣那你為什麼不吐出來?」
「不行,這是family rules,我不能隨便浪費食物!」
「...........」

雷歐嘆了一口氣,二話不說,拉過朱櫻司的手就是一個吻,順便把那顆糖果順進自己的嘴裡

「這樣就解決了吧!哈哈哈我果然是一個天才吧!」
「喔喔!inspiration噴湧而出!」
語畢,拿起地上那疊空白的譜就衝了出去,只留下滿臉通紅站在原地的司